「元氣淋漓障猶濕,真宰上訴天應泣,」我看玉良的作品時,杜少陵這兩句詩,無端湧上我的腦海裡。by 蘇雪林 樸實無華之潘女士,其究研藝術,有梁啓超先生所謂之「蠻性」,以易經所謂「君子自強不息」之真精神。by 啓 本國許多投機取巧的男畫家,當然不能望其項背。她的成功不是偶然的,在人體的描寫與油色的調處上,可以知道她是努力至少十年以上苦功的人。by 李金髮 玉良女士近作此體,合中西於一冶。其作始也猶簡,其成功也必巨,謂余不信,且拭目俟之。by 陳獨秀 女士心性忠直,胸無點塵,故日沉迷於畫室中,無一幅一筆一點之間,不為其忠實心靈之表白。筆觸簡老而有趣味,純出自然,不假穿鑿。by 李寓一